笔趣阁顶点书吧 > 重生从不做备胎开始 > 第二四四章 苏绮的两难境地
    丁芸再见到柳青的时候,都忍不住问他:

    “这个疫情真的会很厉害吗?我现在都有些心慌了。”

    柳青对她说道:“妈,这段时间你就尽量的不要外出了,多囤点食材,做好准备。”

    说到吃的,丁芸又问:“我听人说这个病就是吃野味引起来的,是不是真的?”

    现在疫情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了热门话题。

    丁芸这不怎么关注时事的,都免不了受到影响,变得忧心忡忡。

    柳青觉得不吃野味没有什么不好的,于是点头说道:“是有这样的说法,所以以后最好不要吃那些东西。”

    丁芸点头:“以后我要注意了,别人在给我送野味过来,我就不收了。”

    又说道:“昨天晚上你表哥给我打电话,说准备今天下午和你几个表哥表弟一起过来我这边过小年,我没让他们过来,就是现在有疫情,最好不要乱跑。”

    柳青笑了起来:“妈,你做得对,以后不要去别人家,也不要让别人过来,这样才最安全。”

    又道:“出门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戴口罩,做好安全防护。”

    “这个我知道,”丁芸道,“我跟王姐陈姐她们都说了,出门要小心,尽量不跟人接触。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用洗手液洗手。”

    这些都是柳青告诉她的,她执行起来还是挺严格的。

    毕竟她怕死。

    柳青在丁芸这里吃了一顿午饭,苏绮知道他来了羊城,就邀他下午去天元集团见面。

    天元集团总部有几百个员工,现在还没到放年假的时候,他们上班会上到腊月二十八,到了正月初八又会开工。

    这一点上,还比不过那些工厂。

    有些工厂放年假一放就是一个月,给了打工人比较充足的和家人团聚的时间。

    一般的也会放半个月的假。

    不过他们的工资,也不是那些打工的人能够比得上的。

    柳青到达集团的时候,那里的员工上班和平时也没什么两样,一点快要过年的气息都看不出来。

    在总裁办公室,苏绮向柳青提到了腊月二十七集团公司会搞一个晚会,包一个酒店,所有的员工在一起吃一顿年夜饭,还会有抽奖等活动。

    这一年集团的经济效益还不错,准备拿三辆小汽车来抽奖,其余的还有现金红包以及菊花旗舰机等。

    保证每个人都能抽到奖,最低也有两千块的现金红包。

    她跟柳青说起这些,可不是为了炫耀集团有多好的福利,而是要柳青向丁芸传达这个消息,希望丁芸能够以集团董事长的身份出席这个晚会。

    如果可以的话,柳青最好也出席一下。

    疫情当头,搞这种晚会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妥,不过现在疫情还没有传播到这边来,虽然不妥当,但也不至于多不安全。

    在柳青的记忆里,年前这边好像没有疫情发生,到年后才有病例出现。

    不过他没有答应出席那样的活动,说道:“那个时候我恐怕没空过来,我要留在鹏城,我那个口罩厂的工人都会留在工厂过年,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情绪,我要在那边安抚他们。我妈那边我跟她说一下,看她要不要参加。”

    苏绮愣了一下:“你们厂的工人都不回家过年?他们能答应?”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然后加钱呗,”柳青苦笑着说道,“我怕他们回家之后就回不来了。”

    “你认为会发展得那么快吗?”苏绮问道。

    疫情已经出现一个多月了,现在通报出来的患者总共也就那么几十个而已,她认为就算是爆发,也得再过上一两个月才对,不至于这么早爆发。

    她还是习惯性的把疫情的走势和零三年的那一次对标。

    这也是网上大多数悲观者的看法。

    对于乐观者的看法,当然是可以轻松的消灭这一场疫情。

    “我比较悲观,”柳青也不好说得那么肯定,“我觉得准备更充分一点更好。”

    他们这一次见面,苏绮给他看了集团做的疫情方面的应急措施,详细的跟他指明哪些已经实施了,哪些准备要实施。

    介绍完这些,苦笑着对柳青说道:

    “我现在心里挺矛盾的,都不知道该盼这一场疫情爆发,还是盼着它不爆发。不爆发的话,当然是最好的,可是,我主导做出的这些预案,损失了一些很好的投资机会,有些商业谈判被终止,事后追责,我恐怕很难扛下来。可是爆发的话,对这个社会是一场灾难,对我们集团来说,哪怕是做了一些预防措施,依然会是一场灾难。”

    人都是自私的。

    疫情爆发,就说明她判断正确,主导的这些预案也能够最大程度的降低损失。

    对于她个人来讲,那是一件好事。

    只是对这个社会来讲,疫情爆发,那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她有着这样的纠结,主要还是比较在意集团代总裁的位置。

    柳青很同情的看着她:“你这个代总裁做得也挺不容易的。”

    苏绮莫名的感觉心里一暖,觉得这个男人虽然是竞争对手,但还是能够懂得自己。

    有这样一个亦敌亦友的人,也挺不错的。

    叹息道:“有时候感觉确实也挺累的。”

    “挺累的,那就好好的休息,”柳青贴心的说道,“以后你就不要做这个代总裁了,这种苦活累活,原本就不适合你这样的女孩子,以后就让我来承担吧。”

    苏绮愣了一下,看着柳青,半晌没缓过来。

    心里想着:“呵呵,男人!趁火打劫的男人!”

    然后,又想到了一件事情:

    ——疫情不爆发,她主导通过的应急方案将会被证明是反应过度,会给集团带来很大的损失,没办法向股东交代,这个代总裁的位置恐怕就坐不稳了。

    ——疫情爆发,口罩的需求量会大增,柳青的口罩厂会获得大量的利润,按照他们两个的对赌协议,她这个代总裁的位置也做不下去。

    真可谓进也难,退也难,左右为难。

    一下子变得无比的郁闷,想着:“我怎么就走到这个境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