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楼下水如天我的师长冯天魁 >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小鬼子该骂娘了
    仁安羌战场,三个主力团,一个工兵团,一个辎重团,一个迫击炮团迎上了日军两个师团。

    刘元塘压根没到前线去。

    到了仁安羌,他才发现,比起66军给他调来的代参谋长蔡元毅,他自己在对日战场上就是个菜鸟。

    蔡元毅是周小山在北平招收的大学生。

    刚入伍的时候,性格腼腆,在他们那群大学生里并不出众。

    娘子关之战,太湖之战,鲁南之战,场场不落。

    还带领过突击队打穿插。

    作为66军军部少校参谋,冯天魁殉国的时候,他就在旁边不远地方指挥几挺高射火力,被炸的昏迷不醒,左臂骨折。

    从川军踏入山西开始,军部每一个大学生军官,受伤以后,都被冯天魁当成了宝贝,在伤员中做了标注,罗家烈和秦国梁自然不敢忽略。

    叮嘱医院最好的药物和手段恢复。

    回到永州的三千多伤愈老兵之中,就有足足三十多个先后在北平,永州参军的大学生。

    这些大学生军官跟伤愈老兵,除了残疾的留在后方,其余全部在远征军中担当主力。

    再次对上了日军精锐。

    蔡元毅不仅能力出众,还是组织当年在北平发展的党员。

    当周小山把蔡元毅带到137师的时候,郑重其事的通知刘文辉到场,保证137师参谋主任的职务。

    刘文辉大手一挥,做什么参谋主任啊,他直接任命蔡元毅做代参谋长,只要入缅打的好,代字就可以取消,还叮嘱刘元塘在作战时候多听蔡元毅的。

    刘元塘当时还不觉得,川军入缅一路上,蔡元毅统筹全师一边训练,一边行军的能力就让他大开眼界。

    到了仁安羌,有蔡元毅和周小山联络定策,留在仁安羌包围33师团的残部的旅长也是66军的军官,137师根本不需要他操心。

    这个点头师长让他做的很安逸。

    守在胡链的指挥部,跟两个师长一起吹牛也是一种乐子。

    “刘师长,你怎么还在这里,重庆让我们上报作战部署!”

    不管是平日训练,还是带兵打仗,孙立人事无巨细,每天都要抽调大量时间检查。

    生平最见不惯刘元塘这种甩手掌柜,本能的就觉得他是个异类。

    “上报个屁的部署,就这点安排,远征军司令部都知道,非得嚷嚷到重庆去,鬼知道多少人想把远征军的部署高价卖给日本人,军委会还这么冒险,这是校长不信任他的学生!”

    看着一脸漆黑的胡链,孙立人顿时觉得仁安羌有这么个异类也挺好的。

    “校长关心学生,这有错吗?别忘了,陆大毕业的学生也是校长学生!”

    胡链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很担忧,细致的作战部署报上去。

    万一泄密,麻烦大了。

    “同样是校长学生,我和小山跟胡师长区别挺大的,更别说十八集团军那几位。我就难得报了,重庆要是问起来,就说我部正在迎击西进之敌!”

    孙立人可不是校长学生,没心思听他们扯皮,他关心的不是上报情报是否会泄密,只是有心刘元塘那几个团,无法迟滞东线日军的进攻。

    “刘师长,不要掉以轻心,你派出的那个旅,如果能成功阻击日军三年,我怀疑山上的第33师团,肯定憋不住了!”

    第33师团师团部和两个半步兵联队,已经分守在仁安羌三个高地八天了。

    论说他们不应该有这么多粮食。

    从日军增援的趋势来看,第33师团的忍耐,来源于日军第15军或者南方方面军的直接命令。

    要是可以阻挡日军的援军几天,山上的日本人不战自乱。

    “交给我们137师的任务,我们什么时候拉稀过?”

    刘元塘才难得给他们解释自己手下大将都是66军派过来的精锐,基层连营长都换了一茬,有恶习,不胜任的部下,在永州训练时候就被淘汰了。

    “昨夜,东线已经开战了,新编26师,200师,南洋自卫军拿到缴获的火炮,断断续续打了鬼子一个通宵,小鬼子一定鼻子都气歪了。根据南洋自卫军传来的情报,第17.18师团可不慢,彻夜行军,主力已经过了卑缪了!”

    胡链提醒刘元塘,东线虽然开战了,仁安羌仍然是缅甸战场的重中之中。

    一切应对都要小心谨慎。

    “等的就是鬼子经过卑缪,当初我们刚打完了日军33师团,伪装战场的几个团就南下了,就是为了打援军!”

    137师三个团加工兵,炮兵团根本就不是胡链派的,蔡元毅接到周小山电报以后,当即带着部分警卫就出发了。

    几人还在说,电报就来了。

    蔡元毅带着137师接敌。

    顺着铁路进发的一个团耐心的等待鬼子开路的装甲列车经过,沿着铁路开进的第17师团一趟列车在大桥上被起爆,专列里的鬼子跟着桥身已经摔到了河里。

    “这日本人不记打啊,18师团增援仁安羌的部队在火车上被炸死,17师团还敢坐火车来增援仁安羌!”

    孙立人刚感慨完,拿起电报,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会事。

    鬼子已经很小心了,派遣了一个大队的先头部队,通过卑缪以后,徒步行军沿着铁路沿线检查,警戒。

    连川军起爆的大桥上,也有十几个鬼子在守护。

    只可惜一步迟了步步被动,加上川军埋设的炸药比较隐蔽。

    鬼子没有发现而已。

    炸鬼子列车这种事情,有两次成功已经非常侥幸了。

    紧接着电报又来了,仁安羌到卑缪,所有的公路铁路大桥,都被川军成功炸毁。

    要知道,现在缅甸还是雨季,这里的河流水量都不小。

    鬼子若是依靠工兵一个个修复,那就有的忙了。

    蔡元毅够狠,部分山口,险要的路口,也被他们埋设了炸药加上炮弹。

    等着鬼子开进。

    别说三天,仰光方向过来的援军就是一个礼拜也未必可以赶到仁安羌。

    “这个战果可以上报了,刘师长你还是要发电报给前线部队,让他们自主选择合适的战场,打上一两场阻击战,不在乎歼敌多少,目的就是让鬼子行军慢下来!”

    胡链笑嘻嘻的看完了137师收到的电报,鬼子不是火烧眉毛往仁安羌增援吗?

    不是想中心开花吗?

    我们就让你走慢点。

    山上的33师团还在淋雨挨饿,等你们赶到了,妄图中心开花的鬼子连枪都拿不起来了。

    别说周小山不熟悉仁安羌到卑缪的地形,胡链也不熟悉,现在只能司马当成活马医,就看刘元塘的属下给不给力了。

    孙立人就奇了怪了。

    这刘元塘一天到晚嘻嘻哈哈,请自己和胡链还有部分军官喝酒捞鱼打牙祭,手下兵怎么这么能干?

    胜仗一个接着一个。

    换自己上去,也未必能干的这么漂亮。

    可是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

    飞虎队和川军空飞连续出击,飞虎队炸了正在行进之中的日军第18师团,川军空飞在雨林之中,发现了疑似日军第5师团,毫不犹豫的把专门为他们准备的炸弹,燃烧弹倾泻下去。

    本来在雨林中行军就够难了,辎重,弹药也不敢大量携带,一不小心还要迷路,这下子倒好了,要躲避火场。

    小鬼子该骂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