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春回大明朝免费阅读 > 第四六一章 年轻人的时代
    第一个冲出后门的刘新,正好和巡逻的商团面对面,手中拿着短枪和剑的他和对面打着灯笼的人面面相觑。

    下一刻南边火光闪耀。

    然后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归德门水门方向。

    那里城墙正在火光中向上拱起,就仿佛一条巨蟒拱起了脊背,但却又像是力量耗尽般,突然一下子塌陷下去,这一幕在夜幕的背景上看起来极其壮观。

    然后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就撞击他们的耳膜。

    “老何,还不快去增援!”

    后面的于奇吼道。

    那个打着灯笼的人瞬间清醒……

    “快跑啊,城破了!”

    他尖叫着。

    然后他毫不犹豫地狂奔而逃。

    然后那些巡逻的手下也和他一起狂奔而逃。

    “呃?”

    后面的刘新等人全傻了,他们就那么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些家伙消失在街巷。

    刘新很快清醒过来。

    “快,去兵部!”

    他吼道。

    然后他们向着兵部方向狂奔而去。

    而就在同时南边的喊杀声传来,而城内百姓也被大爆炸吓得跑出来,原本空荡荡的街道转眼间满是惊恐尖叫的人群。

    这种情况下城内那些士绅巡逻队也崩溃了,有的在逃跑,有的在冲向水门方向增援,还有的根本不知所措,这时候广州内城已经有上万守军,除了总共也就两三千的商团,其他都是广州附近士绅带来的乱七八糟。他们也是城内巡逻维持秩序的,毕竟商团战斗力更高,而他们这些就很难说怎样了,所以让他们在城内维持秩序盯住刁民们。

    这一点很重要。

    现在衮衮诸公们对刁民的防范视为第一要务。

    这些人甚至有不少还是刚刚到达,对于城内战况还一无所知,突然遭遇这样的大爆炸当然立刻崩溃了。

    倒是城墙上的商团表现很好,爆炸之后并没有崩溃。

    因为爆炸威力不足,没把城墙炸上天,只是在水门处制造了坍塌,形成一个明显的缺口。

    但商团损失很小。

    紧接着他们就冲到缺口附近,开始向下投掷手雷阻击。

    毕竟那都是真金白银养着的,这些商团都不是本地人,都是李廷机等家族的商号豢养的打手,目前朝廷这些福建籍官员都这么干,哪个做官的后面也有家族商号在广州,而他们的打手们都是从福建带来的,性质基本上和家丁无异。这年头经商本来也都得有足够武力,虽然和真正军队没法比,但装备精良,不少还是熟悉武艺,小规模战斗并不差。

    就是不懂军阵而已。

    而且这些人也不是那些佃户农奴出身的,实际上都是雇佣的社会上有活力的人士。

    他们对分田地什么的也没多少期待,毕竟给他们田地也懒得耕种。

    但这就保证了最基本的忠心。

    哪怕这个忠心其实也只是在占据地利的情况下,在一场菜鸡互啄的战斗中能坚守,但也已经很让衮衮诸公们满意了。

    他们的要求真的很卑微。

    不倒戈就行!

    此时商团的表现超出他们预期,水门的爆炸没有让他们崩溃,反而迅速从爆炸的冲击中清醒,然后在缺口处和试图攻入的民兵展开真正的激战。

    然而……

    他们不知道的是,身后混乱的城市里面,一群人正在进行斩首行动。

    “快闪开,我们要去增援!”

    混乱的人群中,于奇挥舞着短枪喊道。

    “于掌柜,去南边增援,你们跑反了!”

    不远处一个和他熟悉的福建官员,隔着人群冲他们喊道,很显然是真以为这家伙要去增援,于奇的公开身份是一家江西商号的掌柜,而且已经在这里经商多年了,和包括这个官员家族在内的福建商人本来就有大量生意往来。然而于奇在他的喊声中,还是和刘新等人混在逃跑的人群中,一起向北而去,那官员想过去却被人群阻挡。

    “这个狗东西是逃跑,江西人果然靠不住!”

    他愤然说道。

    他并没注意到北边不远就是兵部衙门。

    而于奇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这家伙带着士兵南下增援后,满意的继续跟着人群冲向前方。

    前方兵部衙门外面已经在布防,一名主事拎着短枪冲出,指挥守卫这里的士兵推出两门野战炮,阻挡逃跑的百姓冲击兵部衙门,万历大炮镇邪的花招启发了衮衮诸公,现在各处衙门都有大炮镇邪,毕竟一旦刁民作乱,大炮明显是最有效的镇压手段。

    “都别慌,逆党还没打进城!”

    这个明显广东人的主事,朝天空开了一枪然后吼道。

    紧接着于奇等人冲出……

    “李主事,小的带着兄弟前来效力!”

    于奇喊道。

    “好,果然……”

    李主事话还没说完,于奇身后刘新冲出,很干脆的就是一枪,然后狂奔向前。

    子弹正中李主事胸口,倒霉的李主事愕然的看着他,紧接着向后倒下,甚至还没完全倒下,刘新就到了跟前,顺手还推了他一把。

    而就在同时,刘新身后手下也纷纷开火,对面守军一片混乱,猝不及防的他们多半倒下,就在一个炮手最先反应过来,准备调整炮口时候,举着剑的刘新到了他面前,很干脆的一剑捅进了他的胸口。而后面跟着狂奔的手下蜂拥而至,举着剑撞上剩下的士兵,在后者惊慌的逃跑中一个个刺穿。在那些百姓惊愕的目光中,则刘新毫不犹豫地掉转炮口,抄起点火杆杵进点火孔,大炮对着正在被关闭的兵部大门喷出火焰。

    尽管里面装填的是霰弹,但数十颗霰弹同时撞击的力量,依然让大门猛然向后推开。

    后面关门的士兵惨叫着倒下。

    紧接着狂奔而至的刘新就跳过他冲了进去,后面那些手下跟着直冲兵部。

    “年轻人就是不一样啊!”

    后面反应始终慢他一拍的于奇倚在门旁,看着手下不断冲过去,然后喘着粗气感叹道。

    话说他这些年在广州疏于锻炼,已经跟不上这些年轻人的速度了。

    “都看什么?李廷机这些逆贼囚禁万岁爷,咱们这是为了救驾,不想万岁爷给你们的好日子被他们毁了的,就跟着咱们上!”

    他冲着后面百姓喊道。

    “谁知道你个江西佬说的真假?”

    “卢老爷还说你们外省人造反呢!”

    ……

    百姓们无人跟随。

    虽然他们很多都认识于奇,也知道这个江西人做生意很讲信用,但这种事情上还是不能随便相信,说到底这终究也是外省人,这年头其实都这样,除了杨丰这种明显一看就不是凡人的,否则想鼓动地方百姓,首先得避免外省人,甚至外府外县外乡都要避免。

    这也是傅宗龙那些人就算动员起皇庄,也只能打出这个结果的原因。

    他们再怎么说也是外省人。

    “爱跟不跟!”

    于奇说道。

    紧接着他抬手打倒一名反攻的士兵,然后以最快速度进门,就在那些士兵冲过来的同时,和两名手下迅速关上大门,伴着外面炮声的响起,他们向着刘新等人狂奔追赶。后者已经进了二门,里面是正堂,一名官员带着十几个士兵正在冲出,看到刘新先是愣了一下,这才想起举枪瞄准,刘新手中短枪瞬间飞出正中他面门。

    他惊叫着扣动扳机,子弹在刘新头顶掠过,后者紧接着撞上,手中剑瞬间穿进他咽喉。

    其他士兵混乱的扣动扳机。

    几个情报员倒下,但剩下的却和刘新一样蜂拥而上,紧接着用剑刺进这些士兵身体。

    这种悍勇把剩下的士兵吓得掉头就跑。

    刘新紧接着冲进正堂,里面之前应该在议事,但这时候那些官老爷们已经逃跑。

    当然,肯定是逃往后面。

    他直接穿堂而过……

    “后衙,去后衙!”

    追赶的于奇喘着粗气,在他后面指着一个月门喊道。

    他立刻冲向月门,不过这时候还跟着他的情报员已经就剩下二十几个,倒不是说其他全死了,多数其实都是受伤了,还有几个在二门,这时候外面的士兵已经用另一门大炮轰开大门追进来。但二门被于奇关上了,又留下几个防守,外面的短时间进不来,而刘新立刻冲进了那道月门,刚一进去,他就看见前面的房屋间,几个红袍身影消失。

    他立刻向着那里狂奔而去。

    又追过一道门之后,他就已经看清了目标。

    总共四个红袍的官员,一个个都在小跑了,为首一个正是卢龙云,他拔出一直没用的第二支短枪,很干脆的瞄准卢侍郎扣动扳机。

    子弹正中后者的右腿。

    卢侍郎惨叫一声,直接跪倒在地上。

    而另外三人却以最快速度绕开他,然后继续向前跑路……

    “文灿救我!”

    卢龙云跪在地上喊着。

    可惜那三人头也不回的走了,尽管这时候追到的只有刘新,但他们依然没人敢停下,而刘新拎着剑走到卢侍郎身后,卢侍郎忧郁的回过头。

    “这位壮士,咱们有话好说。”

    他强忍住剧痛堆起了笑脸说道。

    刘新的剑顶在了他脖子上……

    “卢侍郎,那你能帮兄弟一个小忙吗?”

    刘新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