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蓝月之主 > 434 镇杀裘断情
    裘断情和大灭真君,修炼不死分身术,但如今只剩下最后一道分身,所以他们藏着躲着,在光明神使的保护下,直到新的分身孕育出来前,是不可能会再次主动现身了。

     而叶新却不想放弃,他要找到机会,一举镇杀这两人,并尝试以此更进一步,来寻求应对不死分身术的法门。

     “哦...神使,其实我一直想知道,光明神使,是哪位神的使者呢?”

     叶新不慌不忙,独自一人缓缓走近刀以破,敌军二十万将士见状不由骚动起来,持戈严阵以待。

     “怕什么?!”

     刀以破低喝一声,四周顿时安静,但敌军心中仍旧发怵,因为天门之主的无敌雄姿,早在当初的泰山之巅上,便深深印刻进所有人的心底。

     “光明神使,自然是光明大神的使者。”

     刀以破昂首挺立,模样十分郑重,其中光明大神四个字,更是充满尊敬之意。

     “呵。”

     叶新闻言不置可否,关于光明大神,他先前已从酚守那里得到过相关信息,而狱寒魔尊下定决心与叶新合作的最大原因之一,便是他怀疑刀以破和不死道尊,已经臣服于所谓的光明大神。

     能够让狱寒魔尊害怕,令不死道尊臣服的存在,该是怎样的可怕生灵?!

     叶新不敢想象,也无法去想象,他甚至严重怀疑酚守的可信度,因为不死道尊、狱寒魔尊这样的人物,已经几乎是他所认知的极限。

     曾经登临绝巅的万古巨头,就算如今跌落凡尘,但怎可能会臣服于他人呢?

     难道...是无上道尊那个层次的存在?

     叶新心中猜测,但立即又否定,因为这绝对不可能!但是,光明神殿的神秘与可怕,让他不得不相信,其背后隐藏着的恐怖生灵,或许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喵呜...”

     叶新的怀里,小蓝猫忽然钻出毛茸茸的脑袋,好奇的左看右看,随后盯着某个方位,两眼放光。

     “喵呜...爸爸,好吃的黑气就在那里...”

     小蓝猫的声音,是在脑海中响起的,叶新诧异的低头看了一眼,随后试探性的在心中回应道:“敌人以秘术隐藏身影,我看不到,没法帮你抓到黑气。”

     “喵呜...小蓝有办法。”

     叶新再次感应到小蓝的声音,他震惊了,自己竟然可以和小蓝用心灵感应来对话,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终于承认,小蓝不是一只普通的猫,而是一只神兽。

     “啊...我要憋疯了...”

     就在小蓝所示意的方位,大灭真君的身影显现出来,他一头绿发乱舞,情绪十分激动,指着叶新大怒道:“叶狗,你究竟使得什么魔法,让我控制不住心中的想法,忍不住想要冲出来打你一顿。”

     “我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叶狗吃我一刀!”

     同一位置,裘断情的身影紧跟着跳出来,他的状态更加癫狂,直接极速飞来,扬刀砍向叶新的脑袋。

     一切发生的太快,光芒闪烁,数名银翼神使随后显露真身,但不等他们追上来,叶新的紫焰蛇牙枪,已然洞穿裘断情的头颅。

     顺着气机的牵连,叶新施展妖族秘法,尝试追寻其生命本源所在,他感应到一处神奇之地,仿佛是一座祭坛,滋养着无数团本源之力,但随即他听到一声冷哼,所有的感应被直接切断。

     “是什么地方...”

     叶新喃喃自语,随后一枪彻底镇杀裘断情,紫焰缠绕如龙蛇舞动,焚尽一切。

     “好可怕!恶魔啊...竟然能控制我们的思想...”

     看到裘断情的最后一道分身被镇杀,大灭真君惊恐的瞪大双眼,还来不及逃跑,便看到自己在叶新的双拳下,四分五裂。

     “喵呜...”

     蓝色的身影一闪而没,两缕本源黑气随即消失不见,所有人呆愣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真的太离谱了,连叶新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裘断情和大灭真君竟然自己跳出来,看上去就是在找死。

     而这一切,叶新猜到是小蓝的功劳,就如同当初在山河社稷图内快出来时一样,小蓝可以影响人的内心想法。

     不过小蓝有点坏,让裘断情和大灭真君情不自禁产生的念头,竟然是想要跳出来打他叶新一顿。

     “叶新,你太猖狂了!”

     几名银翼神使的气势展开,他们接收到的命令,便是要保住两人的最后一道分身不死,虽然两人还能够再次复活归来,但起码得一年时间,并且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来吧,一战!”

     刀以破同样怒目圆睁,想要拔刀出来一战,但却被刀以阙给伸手拦住,刀以阙微微摇头,随后又望向叶新,面带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叶门主,你是在拖延时间吗?”

     “拖延时间?拖延什么时间?以阙美女,你在说什么,我好像听不懂呀。”

     叶新故意装傻充愣,他知道飞浪肯定将情报都传过去了,所以敌人一定会在下一刻便发动进攻。

     然而,当他的视线对上刀以阙的双眸,却忽然觉得,这位极美的女子,似乎已经看穿了他的意图。

     刀以阙,会不会下令进攻呢?

     叶新面露微笑,这是阳谋,对方就算看穿他在演戏又如何?战机稍纵即逝,一着不慎,等待敌军的,将是九连山的天降大恐怖。

     “将士们听令,准备进攻。”

     意料之中的,刀以阙开口下令,叶新立即掉头回撤,同时戏演的很足,还传音给司徒战和飞浪:“有内鬼,速回银盏洞,按计划行事。”

     “得令!”

     司徒战和飞浪听令撤退,全部回到银盏洞中,按照计划,司徒战的战字营八千将士,将组成一道防御大阵,拦住敌人的第一波攻势。

     “露姐,准备了。”

     叶新目光示意司徒离看紧飞浪,随后来到于露身旁,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默契的同时点了点头。

     “除战字营及飞天境外,所有人注意,一旦周围出现金色光圈,第一时间进入。”

     叶新将这样的命令层层下达下去,其中包括浪字营的将士,飞浪得到命令后不禁眉头微皱,忍不住出声问道:“门主大人,金色光圈是什么意思?”

     “来不及解释了,执行命令!”

     叶新大呼一声,顿时无数金光如星雨降临,将士们踏入其中,全部消失不见,同一时间,整个银盏洞瞬间变得明亮开阔,四面八方都望不到边际,抬头亦是无垠的天空。

     “冲杀!全灭血月军团!”

     刀以破带领先头部队冲进天幕山壁,确认情报无误后,二十万敌军全部开拔,浩浩荡荡的修士大军,踏空而行,铺天盖地般杀来。

     这是一支无敌之师,是龙虎山麾下最精锐的部队,他们或许没有邪异的不死属性,但却拥有绝强的修为,和百战锤炼而成的无畏战魂。

     这支无敌之师,气势如虹、杀气腾腾,已然做好冲进来就大杀四方的准备,然而看到的场景,却令他们不禁有些发懵。

     天高地阔,广袤无垠,可是八万血月将士在哪?环顾四周,看到不同方位都有小部分敌军,但是太分散了,全部加起来也不过几千吧?

     “叶新!你血月军团是缩头乌龟吗?就出来这么点人,是在怕死吗?”

     刀以破的刀尖直指叶新,他们的滔天战意,需要有宣泄之地,憋在心中不能释放,太过于难受。

     “你不懂。”

     叶新对着刀以破摇了摇手指,随后振臂高呼一声:“列阵。”

     在四面八方不同方位的战字营将士,找到自己所要站立的位置,手中原先的兵器收起,换成一支形似步枪、十分粗糙的制式武器,他们瞄着眼睛,全部枪口对准二十万敌军。

     “开火!”

     在敌军还没反应过来时,恐怖的灵力陡然汇聚,步枪的枪口深处,升起明亮的光,随后激射出一道能量子弹!

     “噗!噗!噗...”

     血花绽放,如同美丽的烟火,一切都是那么的猝不及防,死亡如风,吹倒一片又一片的敌军将士,灵气汇聚的能量子弹,在空中划过炽白的弧线,交织出一幅盛世如画。

     “结阵!防守!”

     经过最初的慌乱,刀以破及时反应过来,他与刀以阙等人,接连祭出数件群体防御至宝,升起三道能量光圈,笼罩己方大军,随后又列出防御大阵,终于止住伤亡。

     不过这一波,刀以破损失惨重,近万将士被无情杀戮,还有不少人都身负重伤,战斗力大打折扣。

     “我都说了,你不懂。”

     面对刀以破快要喷火的眼神,叶新只是淡然一笑,其实他也是非常心疼的,因为这种灵力步枪的杀伤力是离谱,但消耗的灵玉却是巨量的,就刚刚打了那么一阵,几乎血月军团所有的灵玉都要被打光了。

     “叶新,你不要高兴的太早,血月军团跑不掉的,必须要血债血偿!”

     刀以破自然是不甘心的,片刻的对峙之后,问刀军团的防御光圈打开一道口子,从中飞出一支重甲骑兵,全部都拥有超强防御,并且骑着异兽。

     重甲骑兵的目标十分明确,就是针对各个方位的战字营将士,灵力步枪再次开火,但却无法再造成有效的杀伤。

     “杀无赦!”

     刀以破发出冷喝,重甲骑兵冲杀进战字营的大阵,但令他们再次无语的是,只见无数道金光一闪,战字营的将士们消失不见。

     几个呼吸的功夫,四面八方都有金光灿灿,所有血月将士全部不见踪影,整个银盏洞内,只看到一众血月军团的高层人物。

     除了叶新,都是飞天境。

     “叶新,看来是我小看了你...”

     这一刻,刀以破忽然好似放下了什么,不再怒气冲冲,而是心平气和的起身,缓步走近叶新等人。

     “我本想全灭血月军团后,再与你一战,如今看来不能如愿了。既如此,你我先行一战,分生死,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