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四重分裂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扭曲
    俯瞰着《高阶魔药》那泛黄的书页,福斯特的眼中罕见地闪过一抹严肃。

    上面的内容大有问题,却又没有任何问题。

    之所以说它有问题,是因为上面记载的内容与福斯特记忆中的内容有所出入,而且还不是一点半点的出入。

    在福斯特的印象中,【复方水剂】是一种效果更为霸道的药剂,它能够直接改变一个人型生物的身体结构,临时将其变成与‘原料提供者’完全相同的存在。

    除了大脑之外,无论是身高、体重还是肤色,不管是肌肉比例还是五脏六腑,甚至残缺的肢体与病灶,统统都会被这服药剂完美复刻。

    举个例子,假设特蕾莎喝得是福斯特印象中正常【复方水剂】,那么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除了药剂无法影响的大脑之外,她整个人会完全变成福斯特·沃德这个人,会从根本上被变成一个暗精灵男性。

    但事实并非如此……

    因为按照‘现在’这本《高阶魔药》上的记载,复方水剂虽然还算是一种调制门槛颇高的魔药,但效果却远没有福斯特记忆中的那么霸道,简单来说就是,这种药会在服用者体外制造出一个外表看上去与常人无二的‘壳’,而‘壳’的模样则取决于‘原料提供者’。

    换而言之,哪怕服用了复方水剂,特蕾莎所控制的依然是属于她自己的身体,只不过穿上了一层名为福斯特·沃德的衣服而已,除了看起来一模一样之外,其它的全都是徒有其表,没有任何内涵。

    正因为如此,书上有关于【复方水剂】的记载中甚至还有‘只适用于绝对体型大于服用者的目标’。

    解释一下的话,就是身材娇小的特蕾莎可以通过【复方水剂】变成高大挺拔的福斯特,但后者却无法通过相同的手段变成前者。

    而这种限制,在福斯特记忆中的【复方水剂】中却并不存在,在他的印象里,就算是三米多高的食人魔,也可以通过这玩意儿变成一个侏儒或者地精。

    “一个是改变本质,一个是改变外形么……”

    福斯特轻轻摩挲着书页,若有所思地喃喃道:“目前能想到的原因,只有伦理方面的问题,呼……根据之前的经验来看,这种荒谬的理由恐怕还真有可能成立。”

    他有些烦闷地捏了捏自己的眉心,随手把面前这本《高阶魔药》翻到了最后一页。

    【出版日期:圣历8746年,岚之月,祈颂5日】

    福斯特扯了扯嘴角,不予置评,毕竟他并不是那种会在所有场合下无差别吐槽的类型。

    平心而论,这种‘细枝末节’的变化对福斯特根本没有任何影响,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益处。

    毕竟那种只存在于福斯特记忆中的【复方水剂】无论是材料需求还是调配手法,其难度保守估计至少比现在书本上记载的高上十倍不止!

    如果是那样的话,福斯特还真没把握能在短短几天内准备出这么一服高质量【复方水剂】出来,就算能准备出来,他也会担心特蕾莎是否能够经受得起变形时那极端的痛苦与不适。

    但问题并不在这里……

    在福斯特看来,问题从来都不是自己在主观层面上是不是‘方便’了,而是为什么一种在相关领域颇具地位,知名度较广的药剂忽然从根本上被改变了性质。

    而且这种改变竟然没有引起任何骚动,就好像……无事发生一般。

    福斯特甚至抽空去了一趟哪怕是在学园都市内部也颇为有名的炼金学院,隐晦地向那位已经有七百岁高龄的精灵副院长请教有关于【复方水剂】的问题。

    而那次造访的结果,可谓是既不在意料之外,也不在情理之中。

    仅仅只说了几句话,福斯特便可以笃定,对于那位德高望重,无论是理论知识还是实践经验都尤为丰富的大炼金师来说,记载在《高阶魔药》中的【复方水剂】,就是货真价实的【复方水剂】,完全没有半点被质疑的余地。

    不仅如此,就在福斯特试探性地以‘假设’的形式说出自己印象中【复方水剂】的真实作用时,那位老教授似乎被吓了一跳,随即感慨道:“除了大脑之外完全变成另一个人?哦,亲爱的沃德,这怎么可能呢?我们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如果真的存在那样一种药剂,那么生命的唯一性不就被打破了吗?”

    他在撒谎,他其实并不在乎什么生命的唯一性,更何况既然大脑未受影响,那么所谓的生命唯一性也就没有被打破。

    福斯特很清楚这一点,在他看来,那位老教授之所以选择用这种方式尽快地结束话题,完全只是因为这是个‘异想天开’的主意,根本就不配进入较高层次的讨论中。

    但它是真实存在的。

    记忆中的【复方水剂】是真正存在的。

    福斯特并不认为自己疯了,虽然发生在他身上的事足以逼疯很多很多智慧生物,但福斯特却是一个只要愿意,就可以完全主宰自己、不受半点外力影响的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素质,也是他能从容活到现在都没疯的核心原因。

    他有九成九的把握,自己记忆中的【复方水剂】绝对不是错觉。

    只不过,记忆中的复方汤剂,真的就只存在于记忆中而已。

    在福斯特·沃德记忆之外的世界,那本《高阶魔药》上所记载的东西,才是人们认知中的‘真货’。

    当然,这说法有些片面,毕竟现在书上的【复方水剂】无论是说明还是效果,都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每一本书皆是如此……

    无论是福斯特在学院资料馆找到的《高阶魔药》,亦或是他能在禁书区找到的每一本相关书籍,上面对【复方水剂】的记载全都一模一样。

    无论是配制方法,还是使用效果。

    就好像整个世界在某个瞬间忽然震颤了一下,而随之而来的后果,则是每个人的认知都被蛮横、霸道的扭曲了。

    除了自己,只有自己没事,只有自己还记得这个细微的违和之处。

    【复方水剂】的变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促成其变化的原因。

    至于自己为什么没有出现变化,为什么还记得曾经的【复方水剂】,为什么能够意识到这件事的违和之处,福斯特·沃德还算是心里有数。

    尽管在日常生活中并未显露出任何端倪,连几乎形影不离的莲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那个被他隐瞒了六年的秘密,恐怕就是这个问题的答案。

    “或许……该去找JOKER谈谈了。”

    福斯特轻声叹了口气,低声喃喃了一句,随即便将视线投向了窗外。

    学园都市的天空,一如既往的湛蓝而明朗。

    ……

    游戏时间AM10:47

    学园都市中环区,丹奴军事学院,【战火联赛】现场

    “喂——喂——试音,试音!声音怎么样?能听清吗?影像呢?很好,正如大家所见,这里是【汞金军事学院】的六年级生,菈饵丝·露格尼卡。”

    毫无征兆的,漂浮在半空中的1到4号水晶屏忽然拼接在一起,在短暂地花屏后,一个有着粉色长发、身着黑色学生制服的少女便出现在了上面,她的眼睛宛若火钻般殷红明亮,左眸被刘海遮在后面,相貌可爱,戴着紫色蝴蝶结发卡,声音虽然好听但却并不友善,气质也同样不太友善。

    “大家好,这里是【汞金军事学院】六年级生,雷饵丝·露格尼卡,是菈饵丝的妹妹,虽然事出突然,但为了让大家获得更好的观赛体验,接下来将由我和菈饵丝为大家进行解说。”

    紧接着,5到8号水晶屏也已同样的方式拼接在一起,一个相貌与菈饵丝完全一致的少女出现在屏幕上,她有着一头蓝色的长发,眸子也是一模一样的蓝色,刘海梳在对称的右边,发卡跟菈饵丝一样是紫色的,但无论是声音还是气质都非常甜美,完全就是一个彬彬有礼的闺秀。

    顿时,包括选手准备区里的所有人在内,整个会场的人都懵住了。

    “解说?”

    语宸眨了眨眼,特别好奇地左瞧瞧右看看,小声对坐在旁边的菲雅莉问道:“比赛有解说很奇怪吗?为什么大家都一脸惊讶的样子呀?”

    而作为在场鲜少没有露出任何意外之色的人之一,菲雅莉只是懒洋洋地往自己嘴里塞了块糕点,漫不经心地说道:“咱们这边跟忘语你的世界不一样啦,大多数比赛都是没有什么解说的,当然,也没有什么毒奶文化,简单来说就是虽然随便大家看门道或者看热闹,却很少有专门找人在比赛中BB什么的。”

    语宸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哦哦!原来是这样呀!”

    “而且据我所知,【战火联赛】这种比较小众的高端赛事从来就没有解说这个职位,虽然有技术跟不上的原因在里面,但主要还是能来这里看现场的人不是专业人士就是军事爱好者,没人解读也能看明白。”

    菲雅莉打了个哈欠,抬头看了一眼那两个大屏幕上的少女,笑道:“所以这种事应该还是第一次~”

    语宸继续小鸡啄米,然后开心地笑了起来:“我觉得挺好哒,毕竟肯定也有人像我一样光看的话根本就弄不明白呀。”

    菲雅莉露出了一个八颗牙的闪亮微笑,竖起大拇指莞尔道:“那还用说,毕竟是我的主意嘛!”

    “诶?!”

    语宸当时就愣住了,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惊呼道:“原来是菲雅莉你的主意吗!”

    “是啊,我觉得有解说更容易炒热气氛嘛,尤其是这种又专业又养眼的美女解说。”

    菲雅莉随手往旁边也凑过来听的布莱克嘴里塞了块点心,乐呵呵地说道:“所以之前就跟这次恰巧是主办方的福斯特提了一嘴,我和他还是有点交情的~”

    就在这时,报完名字后便陷入了沉默的菈饵丝也再次开口了。

    “好啦好啦,都安分一点,菈饵丝只是因为被院长拜托了才赏脸给你们解说的,要感恩戴德的好好听哦!”

    “姐姐!”

    似乎跟菈饵丝坐在一起的雷饵丝用力拽了一下姐姐的胳膊,压低声音道:“不要随随便便把心里话说出来啦!”

    只可惜扩音装置还是把她的话一字不漏地给播出来了。

    全场观众:“……”

    “因为菈饵丝说的是事实所以没关系,还记得上一届【战火联赛】吗?当时要是有一个像菈饵丝这样靠谱的解说,那些觉得咱们那位【魔女】学妹在作弊的笨蛋至少能减少九成呢。”

    言辞辛辣的粉发少女撇了撇嘴,嘴角翘起了一抹讥讽而可爱的弧度。

    雷饵丝:“……”

    全场观众:“……”

    “所以说,为了你们能够更好地看热闹,菈饵丝大人和可爱的雷饵丝将会负责从现在开始所有比赛的解说。”

    菈饵丝趾高气扬地点了点头,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

    “实在万分抱歉!”

    雷饵丝则莫名其妙地低下头开始道歉。

    全程观众:“……O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很显然,似乎正如菲雅莉所说的一样,两位美少女解说似乎真的起到了正面作用,而且哪怕菈饵丝的言辞比较犀利,大多数人也不会有多反感,事实上,这种鲜明的人设与个性其实很容易吸引那些对得上电波的人。

    总而言之,现场的气氛就这样被调动起来了。

    “不过还真是巧呢,没想到我和姐姐刚好能赶上这轮比赛的最后一场,而且还是梦境教国拉莫洛克主祭的比赛诶,真是很幸运呢。”

    雷饵丝纤手轻扬,9到17号屏幕立刻飞快地拼接在了一起,显示出了52进26最后一场比赛的双方选手资料。

    “雷饵丝雷饵丝,这不是幸运吧,明明是特意安排我们在这场比赛时亮相的,只能说是明目张胆地搞特殊对待,很过分地在蹭拉莫洛克的热度呢。”

    菈饵丝面无表情地说道。

    “姐姐!这种事不用特意说啦!”

    “因为是菈饵丝,所以没关系。”

    “姐姐不配合我会很难做的!”

    “没关系,因为雷饵丝很可爱。”

    “这不是重点呀!”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