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书吧 > 玄门不正宗 > 第四百七十四章 再现偶像的手笔
    在王弃说道自己有天眷时,冉楚哑然失笑,敖青菱也是无奈摇头。

    敖青菱温和地问:“弃儿,你可知什么是天眷?”

    她已经做好了一连串的腹稿,要和王弃讲述一下太古黑暗时代中龙族与太古巨妖争斗的故事,以及龙族胜利之后在这方世界慢慢受到的压制……她准备以此来告诉王弃,天眷只是一时的错觉。

    天意如刀,谁也不知道这一刀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

    只是王弃的回应令他们直接发懵。

    就见王弃忽然起身来到了这宫殿门口,然后抬头向天遥遥抱拳道:“老天爷,你是否真的眷我?若是,便给我个提示吧!”

    啧啧,直接抬头问天啊。

    王弃无比确认那天意确实存在……他已经决定要与那小仙界的仙人刚一波看看了,这是为了这个世界而做的决定,他不相信这天意还会冷眼旁观。

    至少也得要表示表示让他安心吧?

    他的所料未差,很快这表示就来了……

    就见龙宫西北角的某处,忽然间有气柱冲天而起。

    王弃眨了眨眼,指着那个方向问:“那是何处?”

    冉楚也眨了眨眼,他心中直呼‘好家伙’,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而龙后敖青菱则是满肚子话都别在了胸口,闷得很……这天意居然还真的在王弃面前显露了迹象?

    这怎么可能?

    以往龙族与太古巨妖哪怕争锋得再怎么激烈,那天意也只是若有若无从不曾显化什么切实的迹象。

    可是现在……竟然因为王弃的一句话就真的显露了形迹……

    她不由得感叹一声……或许这人族真的是天地注定的主角,而人道也注定是接下来的主流吧。

    随后敖青菱便收拾了一下心情说道:“那里是我龙宫的宝库之一……不过那是三千多年以前的宝库了,近两千年没有开启过了,我也不知这天意显化究竟是何用意。”

    她停顿了一下,忽然道:“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吧,正好你们几个来龙宫做客,青姨都还没有回礼……你们就在那宝库里随便看看,各自挑拣件礼物带回去当纪念品吧。”

    瞧瞧这豪气的……

    龙宫宝库还‘之一’!

    还是三千多年以前的……龙宫这是有多少个宝库啊!

    到底是龙宫,就是豪横……

    面对热心又豪气的敖青菱,王弃还能怎么办呢?

    那当然是跟着去呗。

    龙宫宝库啊,多稀奇……

    这龙宫真是超乎想象的大,只是各种殿宇都是空置着,显示着曾经的繁华以及如今的萧条。

    敖青菱行走在这空荡荡的龙宫中不免叹息道:“原本此地可是百龙群居,十分热闹的……可是我们感受到了天地对我们的排挤,大部分族人便选择了远遁星空,试图在星空为我们再寻一处聚居地。”

    这是王弃第二次听说龙族往星空而去的事情了,他忍不住问:“青姨,龙族是有什么办法能够直接从虚空之中获得元气吗?”

    敖青菱点头骄傲地说道:“那是自然,我龙族在寻找出路的时候首先便将目光投向了星空,并且在那一代祖先的惊才绝艳之下,发明了能够从虚空之中汲取元气的‘星龙大阵’!”

    冉楚眨了眨眼睛问:“我怎么没听过?”

    敖青菱忽然语憋,呐呐不言。

    王弃赶紧偷偷一句怼了过去道:“还不是怕给你了,你就自己跑没影了?”

    冉楚一下子也尴尬了起来……因为他很可能真会那样,所以才会尴尬。

    王弃见状连忙救场道:“青姨,你这‘星空大阵’为何让我觉得这么奇怪……等等,我给你演示一门大阵看看。”

    话音落下,他便将‘虚空汲灵大阵’快速以真气构建了一下。

    真气构建的‘虚空汲灵大阵’充满了立体感的玄奥,让旁边想要偷偷观看记下来的陆锦直接头晕目眩脸色苍白虚汗不止。

    修为不到,却是连看都没办法看一眼……也难怪当初白云子祖师规定了这个阵法只有紫府以后才能接触了。

    因为对于紫府之前的修士来说,学习这门阵法的难度巨大可收获却寥寥。

    可是敖青菱看了一眼之后,意外地也是以真气构建了一个法阵出来……

    两者一经比较……好家伙,除了一些外部结构存在着明显的思路方面的差异,其内核居然是一般无二的!

    王弃已经先说了:“这是,我五神山长康祖师在千年前决心启动虚空探索之后,殚尽竭虑偶有所得之阵,唤做‘虚空汲灵大阵’。”

    敖青菱则是端着她的阵图呻吟一声道:“这是我龙族在两万年前偶有所得,成就的‘星龙大阵’……”

    为何‘呻吟’?

    因为她忽然间意识到了王弃想要表达的是什么……天意从来没有放弃过龙族,只是龙族自己的选择背离了天意!

    原来在那么久远的年代,这天意就已经开始谋取虚空之力了吗?

    王弃心中无比惊叹着……不,或许两万年的时光对于一个世界来说不过是短短的一瞬吧。

    他想起了前世的宏大世界观,一颗星球的成型到稳定都要几十亿年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谁知道这个世界上已经诞生了多少次文明又毁灭过多少次?

    他心中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同时默默地跟着敖青菱来到了那宝库门前……在这一路上敖青菱一句话都没有说过,显然是在思考着自己龙族的境况。

    他们来到了宝库前,敖青菱默不作声地将这宝库给打开……

    众人以为会看到一片珠光宝气的……

    结果干净是干净了,可入眼看到的却大都是一些彻底失去了灵性的灵材之类。

    刀兵法宝也有,可是这些法宝上面也是灵性皆无。

    众人的心情就这么一下子从希望到失望,落差极大……哦,主要是陆锦,其他人倒是都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敖青菱回神道:“可惜了,本来我龙宫宝库是有那能够凝滞时间的大阵来护持的,可是万年前那大阵就没办法用了,以后存入宝库的灵材若是长时间不拿出来用,就都只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成这样了。”

    众人闻言都是不由得感到惋惜……可是转念一想,这好像某方面依然体现了龙宫的‘狗财主’属性啊!

    这特么的……灵材多到了堆在一个地方几千年想不到去用!

    好家伙……

    王弃心里开始不平衡了,他觉得他要是有这些东西,肯定早就能够……算了想这么多干什么?

    龙宫的情况他羡慕不来,只能淡定地在这名为宝库其实已经成为‘垃圾场’的地方行走。

    偶尔看到一件依旧有灵性的宝物捡了起来……

    敖青菱看了一眼说明道:“哦,是铁母啊,这是炼制神兵的主材之一……应该是这宝库内刀兵不少,其中金铁之气,才能让这铁母没有散了灵性。”

    王弃见状随手就丢给陆锦道:“给你了,回去找个好些的炼器师锻造一下就能出件不错的兵器。”

    陆锦手足无措地接过了那铁母,有种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感觉……通幽道虽说是成立于千年之前,可是在没什么太好传承的情况下,她也还真没见过多少好东西。

    相比之下,这铁母在她这一生见过的宝物之中,已经可排入前三了!

    也正是因此,王弃那随意给她的姿态才是令她感觉尤为难受……自尊、自信都受到了一些打击。

    当然,这一路走来她已经被打击得都要麻木了。

    众人继续往里走……宝库内能用的宝贝还真的是很少了。

    除非是那种自有灵性的灵宝,否则真的很难在这时光的流逝下保存下来。

    而灵宝之类却不会被放在这个宝库……这个宝库的东西在王弃眼里都还不错,但又还不够好。

    王弃看中的,始终是那天意显化的气柱究竟对应的是什么东西……

    他们一直走到了宝库深处,然后就看到了那东西……

    王弃一脸不出意外的了然:“原来是它啊!”

    敖青菱则是意外地反问:“它怎么会在这里?”

    王弃见状哈哈笑了起来问:“青姨,那我就要这荆州鼎了,如何?”

    天命人皇,便是如此了……

    这九州鼎真的不用刻意去找,总是这么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自己就出现在他的眼前……如此有了荆州鼎,他便是九鼎得其五,天下愈发稳固。

    敖青菱神色复杂了起来,她幽幽一叹道:“也对,此鼎理当归还于人皇……”

    对于王弃来说,这龙宫之行便是收获巨大了。

    陆锦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她有些不敢置信地说:“这怎么可能……天意为何如此眷顾于你……那我父女数十年谋划岂不是都成了玩笑?”

    冉楚闻言面皮就是一抽……好家伙,先前王弃只说陆锦是他堂姐,可没说是那种敌对关系的堂姐啊!

    果然,人类皇族之中的关系就是乱,打生打死的都是亲戚……

    可是王弃这家伙心也真是大啊,这皇位的竞争对手就这么大咧咧地带过来一起做客了?

    好吧,人家是人皇,有大器量……

    总之,冉楚觉得王弃的思路有坑,只能以‘器量’一词来形容了。

    王弃见状则是无所谓地说道:“其实我倒是我觉得这九鼎有没有也无所谓,毕竟最初便是先有人皇后有九鼎,只是这九鼎世代受人道气运加持才慢慢变成这个样子……若是我想要,应该也是能够炼制一种全新的气运镇物才对……当然,那很费事,能收集齐九鼎便最好了。”

    冉楚翻了个白眼表示不想和他多说,只是看着陆锦道:“你的这个‘堂姐’怎么办?先前不知道,但她既然是你的敌人,那么有些话就不适合在她面前说了。”

    陆锦神色猛地一紧,也是暗暗后悔自己没有忍住。

    “敌人?”王弃语气有些奇怪地反问一声,随后又点点头道:“也对,她的境界还是太差了,有些事情知道也没意义……能劳烦冉叔叔派人送她回去吗?”

    冉楚点头道:“小事。”

    话音落下,这元神境界的龙君衣袖一挥,便有一道云气涌出将陆锦给裹挟着飞往远方。

    “这些罡气,足以将她带到九江郡了。”

    冉楚一副‘小事一桩’的模样。

    这一手装逼着实令人艳羡。

    王弃多看了两眼,顺手将这荆州鼎也收了起来……如今他收鼎的动作已经很熟练啦。

    不过荆州鼎反而比梁州鼎还要轻一些。

    古时的梁州就是如今的益州,益州哪怕多山岭,南部大部分地区也是莽荒之地……可成都平原太适合人道繁衍生息了。

    相对的,荆州虽然渐渐地算是大洲,可人口稠密之处也就是在北部的南阳郡、南郡和江夏郡,南部诸郡则多是和山蛮杂居……那些山蛮甚至不承认朝廷的统治,自然是汇聚不了多少的人道气运。

    不过如今既然已经得到了荆州鼎,那么针对荆州南部的统治也要彻底展开了。

    反正接下来有得是大工程要上马,到时候就以雇用的方式让这些山蛮走出山岭来给大彭干活……等他们习惯了在大彭这种付出劳动而后收获好生活的日子,自然而然也就能接受大彭的统治了。

    王弃脑子飞快转过一些‘治国之道’,而后就没有再多想。

    带着荆州鼎离开了这宝库,随后他们快速回到了原先设宴的宫殿中继续落座。

    原本的酒席已经被撤走了,如今正换上了清爽的茗茶……说实话,这些事情肯定不是冉楚能够想得到的……

    众人喝了一口茶,这才说着一些上古的秘闻。

    “那九州鼎,其实是我母亲带回来的。”

    敖青菱一句话,就让王弃条件反射地脑子里冒出了那《龙恋篇》……这绝非冒犯,是在是九州鼎、《龙恋篇》以及龙女,这就足以串联成一条完整的线索了!

    看着明明还什么都没说呢就已经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表情的王弃,敖青菱自己就懵了。

    她说:“看起来弃儿你知道些什么?”

    王弃转过头来哭笑不得地问:“青姨母亲活跃的年代,该不会是人皇帝鸿时期吧?”

    敖青菱眨了眨眼,随后很诚恳地点点头道:“听舅舅说,那便是家父了。”

    “果然……”

    王弃当时就惊呆了……那位人皇帝鸿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啊……真是偶像级人物。